青海连续57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18例确诊患者全出院


“他讲话时,德国所有人都在听”

尽管特朗普目前没有流露出弃用福奇的意思,但在狂热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群体中,对他的攻击却在升温。福克斯商业频道的卢·多布斯抨击福奇对实验性药物的态度太过谨慎;右翼网站“Gateway Pundit”指责福奇鼓励的措施“破坏经济”,“无礼的采访损害了总统的形象”。在福奇7年前给希拉里助手的一封信被爆有赞扬希拉里的内容后,保守派的亢奋情绪进一步上升,

德罗斯滕为什么这么火?当去年12月新冠病毒刚在中国被发现时,德罗斯滕及其团队就认为疫情可能暴发,因此很快投入研究,今年1月他在没有拿到病毒样本的情况下首个研发出新冠病毒快速测试的方法。凭借德国庞大的独立实验室网络,他推动德国从一月开始检测人群,从而把最具风险的患者隔离起来。目前,德国每周可以对50万人检测。德国疫情迄今死亡率远低于他国与此有很大关系。

过去几周,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成为美国媒体上曝光率最高的公众人物之一。身为白宫疫情应对头号专家的他,除了频繁出现在白宫发布会上,还密集接受媒体采访,甚至登上喜剧秀、接受篮球巨星史蒂芬·库里访谈、与扎克伯格一同做直播,利用一切平台回答公众的疑问。

建模专家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人红是非多,德罗斯滕的一言一行现在都容易被媒体放大。3月12日,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引用他的话表示,“德国如不采取措施,将有60%到70%的人感染新冠病毒”。媒体随即热炒“德国将有数千万人感染”,甚至绘声绘色讲述德罗斯滕与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维勒之间的矛盾。还有人写信,要求他为黑森州财政部长舍费尔自杀“承担责任”。

“他是德国的英雄。他讲话时,德国所有人都在听。”这里的“他”指的是48岁的病毒学家、默克尔政府疫情顾问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

在重重压力下,德罗斯滕于3月31日宣布,将与媒体说“再见”。他表示,“科学家不是政治家,也没有做出防疫决策的权力。但媒体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些科学家是防疫措施的决策者。”

对福奇的矛盾看法,折射出当前美国疫情应对的一大症结——在一个高度分裂的社会,人们从不同渠道接受信息,对种种客观事实难以达成共识。《名利场》杂志写道:“福奇一直在发动一场战争——一场说服的战争,他必须说服一个多元化、联邦主义、高度党派性的国家认真对待病毒的威胁。”

然而,今天,福奇面对的却是一位十分另类的总统。从参与竞选以来,特朗普为自己打造的形象,始终是对传统公共机构充满怀疑与不屑,这同福奇及其代表的职业科学家形象,颇有格格不入之处。或许正是这种反差,让美国媒体对特朗普与福奇的互动充满激情。